• 歌诗达赛琳娜号邮轮游记

  • 时间:2015-06-05 20:41:53  来源:来自于网络  作者:小艾

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坐邮轮,也是平生第一次与那么多外国人共处。回顾这一趟旅行,印象最深的,是中国强大的经济力量对世界正在形成越来越大的影响。而面对这一影响,中国人还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。必须得承认,我们离文明世界还有一段距离。

 

 

这就是我此次出游所乘坐的邮轮。中文名称叫“赛琳娜”,隶属于歌诗达(costa)公司。船重约11万吨,是泰坦尼克号的两倍多。但在现代邮轮中仅仅是普通而已。该船共有工作人员1100余名,乘客3780人。烟囱上的“C”字据说是歌诗达的品牌标志。该船4月下旬刚刚进入中国邮轮市场,以上海为母港,主要从事韩国游和日本游。

 

 

船上救生艇引起同行的陈老师的很大兴趣。陈老师看问题总比一般人更长远一些,还没上船,她就考虑假如船沉了的话怎么办。

 

 

赛琳娜号是通过旅行社分销的船票,由两家旅行社承担。旅行社派导游跟船。旅客每几十个人为一个团,我和朋友张老师一家等共12人一行分在28团,领队是旅行社的赵小姐。可能是因为缺乏经验的缘故,上船之前的秩序感觉较乱。

 

 

出关时见到一位穿船员装的外国女士,上船后才知道是赛琳娜号上的行政总监。

 

 

一上船就被两个老外吓了一跳。原来是两个模特,跟每位上船的客人一一合影。照片效果不错,就是贵了点——一张要二、三十美元。

 

 

上船安顿好之后,在三楼的“万神殿”酒吧小坐。旁边经过一位气度不凡的高个船员。后来知道,他原来就是船长。

 

 

一上船,工作人员就通过载歌载舞欢迎旅客们。随后几天里,我发现后面几位着水手装的娱乐人员不停地更换服装,有时教旅客跳舞,有时跟大家做游戏。有时还客串输导下船。为他们的努力工作点个赞!

 

 

邮轮5:00起航。不得不说,这是我至少五年来所看见到的最美的落日。

 

 

次日(5月22日)中午,此次旅行的第一站——韩国济州岛到了。下船前要刷一下每位客人的歌诗达卡 。这张卡即是房门卡,又是上下船的通行证,还兼有船上购物结算功能。 济州岛上的第一景观是这块火山石,名为“龙头岩”。

 

 

 

在岛上碰到一个日本旅游团。但明显没有中国人多。日本对济州岛经济的影响也远没中国大。

 

 

这个怪叔叔据说是韩国人的图腾。不过有一位同行者从中读出了生殖崇拜。

 

 

济州岛的导游是一个在韩国出生的中国人,姓毕,说着一口生硬的普通话。不过人很敬业,给大家普及了很多韩国知识。不过有的不够准确。比如他说韩国人平均月薪合人民币八、九千的样子,但韩国物价很贵,一个早餐就要花四五十块。但我后来听人说韩国人的平均月薪合人民币在一万五左右。老毕那么说估计有讨好中国人的因素在内。我们乘船离开济州岛从水路赴首尔,老毕无法上船,只能第二天早晨乘飞机赶到首尔继续为我们服务。

 

 

这是个岛上的一个免税店。无论是顾客还是销售员,几乎全是中国人。

 

 

人民币在济州岛跟韩币一样通用。

 

 

 

在一个免税店门口中,购物出来的游客不顾形象地在门口就地休息。交通警察则忙于维持交通秩序。据我目测,乱穿马路的基本全是中国人。一位留学生告诉我,韩国人20年前也这样。

 

 

这位美女员工是韩国人,但服务对象显然是中国人。

 

 

前面说什么来着?人民币在济州是硬通货,再次证明。

 

 

逛完免税店后去了一个当地的博物馆,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济州岛的“海女”。她们替代男人赚钱养家,主要工作是潜下水捞海鲜。

 

 

 

从济州岛上船时才注意到这个兑钱点,但实际上根本用不着。

 

 

我的房间在9楼,上甲板的话需要绕过电梯。电梯后有一个小型广场,这里有个大屏幕和游泳池。船方经常在这举行以跳舞为主的娱乐活动。最积极的是一些大妈们,我猜她们也是国内广场舞的主力。

 

 

吃饭通常是在9楼的自助餐。但正餐是在三楼吃。第一次吃正餐时,感觉三楼的外国服务员对中国人有些骨子里的怠慢,为此很是不爽了一阵。但第二天因为这位服务员的表现让我对老外的印象一下改观。事实表明,一个人表现可以影响他人对某个族群的印象。图中是他在照顾一个想喝水的小孩。

 

 

第三天船行至仁川,登陆后乘大巴到了首尔。路过传说中的青瓦台——韩国总统府。感觉还不如中国的县级政府大楼气派。

 

 

 

在首尔参观了一个景点。叫什么宫忘记了,类似中国的故宫。但规模和气势要比故宫差很多。这些石碑表明,以前韩国的官制是参考中国的。

 

 

在韩国吃的惟一一顿饭是一个类似农家乐的地方。上的是面条和人参炖土鸡。很多人都说没吃饱。

 

 

 

从首尔返仁川的路上出了点小事故,我们的大巴车被一个女司机(看来全世界的女司机都差不多啊哈哈)开私家车违章行驶刮蹭了。但双方都没报警。只是对方找来了自己的保险公司,调出行车记录卡还原了一下现场后,双方对事故责任基本没啥争议,各自走人。剩下的交保险公司处理。只用了大概十分钟就搞定了。这事让同行的张姐很是感慨,她前些天在上海遭遇到几乎一摸一样的交通事故。但因为对方耍无赖,报警之后至今也没处理。

 

 

在韩国的最后一站是仁川的一个大型地下商场(据说是全世界最大的,还申报了记录)。与济州不同,人民币在这里不好直接用。但门口有换钱的地方。不过只能用人民币换韩币,不能用韩币换人民币。

 

 

在这个商场,中国人如果需要帮助,随时可以找穿红马甲的志愿者。我问这位女志愿者洗手间怎么走,她说:“我不是汉民”。我改说“WC”,她马上明白了,直接把我带过去。

 

 

当地的电视台来商场录一个大概是以中国人购物为主题的节目,记者采访了一个中国游客。这位叔叔很给面子,说了不少让韩国人开心的话。还指着手里那叠已经没办法兑回人民币的韩币说,这是他故意多换的,目的是带回家哄小孩子开心(真有钱啊)。PS:右数第二个戴眼镜的女士是中国在韩国的留学生,跟我是山东老乡,今天被朋友介绍来当志愿者,临时客串了电视台翻译。

 

 

第三天,也就5月24日。早晨出来看日出。太冷,没等到太阳出来就回房间了。不过太阳出来之前的海面也挺好看。

 

 

船上所有服务人员当中,最赞的人是客舱服务员。只要每次出去返回房间,基本都会发现被打扫得清清爽爽。服务员还特意把毛巾被罩什么的叠出一个动物造型来。

 

 

此行旅行的倒数第二天,船方精心准备了晚宴。张姐刚满半岁的外孙不喜欢坐婴儿椅吃饭,餐厅经理给他特制了一个小椅子。

 

晚宴变成了一个欢快的派对。所有厨师均一一出场,被隆重介绍,以感谢他们这些天的辛苦付出。大家都看呆了。颇煞风景的是,大部分中国游客都没按船方要求穿正装。我听一个中国籍的女服务员说,赛琳纳号刚进入中国时他们曾试图对着装严格要求,但没想到却遭到中国客人的投诉。他们一位餐厅经理因此还被人打了! 晚餐结束后,有一个船上高官与乘客共舞的活动。船长的舞伴是一位中国大妈,,貌似被折磨得很难受,与对方几乎没有目光交流。

 

 

赛琳娜号于5月25日早晨返回上海。我们在三楼剧院等候下船。下船的秩序还是比较乱。台上的美女几天来一直陪着大家搞娱乐活动,下船时客串起输导乘客的工作。

网友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爱旅行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Booking.com